沉迷美色的h同学

头像@奶油花

《分你一半我的牛奶》

文/h同学


  Chapter 1

  锦户初和往常一样下楼吃早餐的时候,发现一向苦逼又逗比的大哥已经穿戴整齐,正端坐在桌前安静地思考人生。

  又在装深沉了,真恶心。她见怪不怪地把书包甩在椅子上,拿起杯子把牛奶倒给他一半,然后去厨房从冰箱里翻出一根三天前藏好的棒冰,撕开包装大口大口地咬了起来。

  锦户业抬起头,清晨的阳光让他微微眯起了眼睛。他推推面前的牛奶,指节轻轻扣打着桌面,敲击声徐徐缓缓的,居然有种似有若无的压迫感。

  演技见长啊这是,她嫌弃地撇撇嘴,催促道:“愣着干吗?快喝啊,要迟到了。”

  “不想喝。”

  “乖别闹了啊,快喝。”

  锦户业就不再说什么,只...

祝超级可爱的我生日快乐(。◝ᴗ◜。)

哈哈玩lof后第一次过生日,可惜我不是大佬粉丝也很少,就不开什么点文啦( •̀∀•́ )

只希望各位太太能多多产粮呀,我也会努力提升自己的水平哒ヾ(❀╹◡╹)ノ~

就酱,嘻嘻´◡`

《留梦》

文/h同学


  「上了赌桌的人,没有一个想空着手走。」


  01.

  日和变小了。

  雪音来的时候,外面正下着小雨,他踩过的地方留下一块一块斑驳的痕迹。这个消息着实令人大吃一惊,小福凑过去好奇地追问,大黑点了根烟,坐在一旁静静听着。

  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大概是一周前吧,午睡醒来后突然发现变成十厘米大小,而且好像不能随时回到身体里了。”

  “那不是很危险吗?”

  “所以夜斗拜托我来,请你们在他工作的时候帮忙照看一下日和。”雪音恭敬地鞠了一躬,“现在是暑假,家人朋友那边已经安排好了。我们会尽快找到解决办法,这期间的种种,都要麻烦小福小姐和大黑先生了。”

  变小这...

《遥》

文/h同学


  听说小春要走的时候,我正在晾衣房把刚洗好的被单挂起来。浸了水的被单变得很重,我一边努力将多余的水拧出去,一边忙里偷闲和他进行亲切友好的交谈。

  “前辈怎么总是叫错我名字?”

  “哪有?”

  “我叫「遥」,不叫「小春」,您为什么非要加一个「こ」?那是女孩子才叫的。”

  “我叫的是「小遥」啊。”

  “可是您的语气就是在叫「小春」。”

  “你错了,”我一脸认真地纠正他,“其实我叫的是「琥珀」。”

  他搔搔脑袋,好半天才转过来弯:“那也还是叫错了啊,我叫「遥」,不叫「小春」,也不叫「琥珀」。”

  “因为「琥珀」这个名字更好听。”我换个姿势接着拧,“...

《和你相遇》

文/h同学


  Chapter 1

  零子最近很不正常。

  也不对,她每天都很不正常,最近只是有点变本加厉而已。因为什么来着,我想想啊,她这人虽然行为让人摸不着头脑,好在支撑她诡异行为的理由还是勉强能让人摸着一下的。

  哦,下个月不二过生日。是不二不是不二子,她很严肃地和我强调过。

  “这是我老公!不、二、周、助!”

  “哦,我知道,好像好多人都喜欢他。”

  “情敌而已,不惧她们。”

  “为什么喜欢他啊?”

  “他帅啊!还那么厉害!”

  “怎么个厉害法?”

  “就是,嗯……”她冥思苦想了半天,然后猛地一捶手,“就是那种咻咻咻的厉害!”

  “……...

《追》

文/h同学


  他拼命跑着。

 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,因为他什么也不说。他什么都不说,他只是拼命地跑着。

  他跑着,朝一个无人的方向。

  去那里做什么呢,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,去那里有什么好做的,快别去了呀。

  他听不到,他已经很累了,汗水滴下来,啪嗒啪嗒,打出一个一个小小的坑。

  但他还是拼命跑着。

  停一下,有个声音说,停一下吧。

  不能停,他对这天地喊道,不能停的。

  为什么,难道你是凶残的猛兽吗?

  不,我是人类的孩子啊。

  那么,人类的孩子,你要到哪里去呢?

  到我该去的地方去。

  去那里做什么呢?这鸟语花香无法留住你吗?这欢歌载舞无法...

《缚》

文/h同学


  01.

  迹部醒来的时候,阳光已经把房间照得透亮。他眯着眼睛想了好半天,才反应过来昨晚没有拉窗帘。

  他不舒服地皱皱眉,抬起手臂压在额上,慢慢理清头绪。

  现在在日本。

  马上回英国。

  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吐出来,赤脚走去推开窗子。木质地板柔和地摊开他的轮廓,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成熟。

  他摸出烟包娴熟地点上,朦胧中看到庭院里有车开进来,年轻的管家正忙着安排整理。他动了动嘴唇,似乎想说些什么,却又静默了。

  一根结束迹部算是彻底清醒了,他换好衣服,仔细打着领带。镜子里还是那张英俊帅气的脸,整个人看上去和三天前没什么不同。

  三天前他来到日本,为...

《暂别》

文/h同学


  01.

  我睁开眼,慢慢活动沉睡了一夜的身体。阳光温和地洒进来,明亮而不刺眼。

  又是崭新的一天。

  难得没有部活,我也打算放松一下,去把借来的书还掉。

  通往图书馆的路上依旧是略微燥热的安详,树叶摩擦发出细细的声响,和风舒缓地拂过,吹起额前的发丝,扫得睫毛痒痒的。

  一会再去理个发吧,我这样想着,还了书后顺便又借走几本,装进袋子里时突然被人叫住。

  “……柳前辈?”

  于是回去的路上就变成两个人。

  立海网球社的正选中,切原赤也无疑是朵怒放的奇葩。当然,我没有贬低的意思,从某个方面来讲这也算是一种赞美。

  “柳前辈经常来这个图书馆吗?...

《隔海》

文/h同学


  外婆去世以后,我便秉承了遗愿,每年都会去一次她的故乡,因为来回路途比较波折,刚好外子的工作调至附近,稳定下来后我们索性举家搬了过去。

  我对外婆了解不是很多,只知道她年轻时是个非常自由的人。我见过一张她少女时代的照片,穿着米黄色长裙,头发凌乱地散在肩上,好像被什么打了一样捂着脸,表情又是委屈又是懊恼。不知道拍照的人是谁,给她找了一个绝妙的角度,那种蹲坐的姿势,看着居然也有几分天真烂漫的感觉。

  大概是用了心吧,我这样想,忍不住转头向对面望去,傍晚的天空被夕阳染成绚丽的瑰红,我借着柔和的光线,看到长椅上隐隐约约坐着个人。

  并不是很真切的人影,我却实实在在地吃了...

《梦醒》

文/h同学


  01.

  被召唤出来的时候,我正准备点着第二杆烟。烟杆啪的一声摔在地上,激起一小片尘土。

  哎呀可惜,这是最后一根了。

  和我一同被召唤出来的还有一个小姑娘,怯生生地站在一旁,手指绞着衣角,眼睛像浸了水般湿润。被问到名字的时候,她缩了缩,才小声答道:“……萤草。”

  晴明本就有事要办,简单叮嘱了几句便出门去了。

  “那个,”她悄悄抬起头看我一眼,又迅速低下去,“你、你叫什么呢?”

  晴明一走,他身旁的几个大妖就跟着离开,四下的小妖也全散了,我才终于透上一口气,听她这么问,便漫不经心地回话道:“你猜我叫什么呢?”

  她当然猜不出,脸涨得通红,窘迫...

  1/2